解忧杂货店【千宏/赫文】

我喜欢喵不行啊:

前章提要:【1】

【回答在牛奶箱里】


#
“传闻中的解忧杂货店,

 您好,从朋友那里得知您能帮助别人排忧解难,冒昧给您写下这封信,希望您能如传闻中那样神奇帮我解决心头中存在的烦恼。

 您可以称呼我为Jackson,我的身份和职业您大可不必知道,而且我认为我这些烦恼完全与这些因素毫无关系,也请您见谅。

 我有一个关系很要好的男性朋友,真的是挺要好的,在我13岁的时候就认识了他,在此我就称呼他为L吧,他跟我一样,也是类似职业的人(在此解释说明是正当职业)。

 因为从小就要学习东西,我也习惯了一直就那样过吧,也经历了很少同龄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在13岁的时候,我在新的环境认识了L,但不代表我跟他一见如故,最开始在那个地方我融入不了群体,即使那个地方有许多跟我年龄相仿的孩子,但新环境常常令我无法入眠。

 跟他变熟的原因,是因为外界因素吧,那也算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我自己想要跟他变亲近。L这个人挑白了说真的是一个跟我很合得来的人,相对起其他两个陪伴多年的兄弟,他是我第一次主动去讨好的人,也不是说讨好,就他是会令我主动想去变亲近的人。他挺受欢迎的,因为性格很好很讨人喜欢,熟悉以后才知道他是一个挺有想法的人,很隐忍,为人很开朗也很温和,我挺不喜欢他对每个人都那么友好的,尤其是跟他相熟以后,我就越来越不情愿他偶尔透露出来的真性情被其他人看到。

 我觉得我对他挺好的,我们之间相处也没什么矛盾。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开始渐渐地跟我生疏了不少,本来就不能经常见到对方,就算偶尔能见上面了,他也只跟我客套地寒暄几句,说实话我真的很生气,我真的很不喜欢他这样躲着我故意跟我疏远,我有时候真的挺受不了的。其实我也尝试过不去理他,故意忽视他,但发现这样做根本得不偿失。

 现在长大以后,这种突兀的感受越来越强烈,但我也不敢去问他原因,我怕一旦捅破那层纸,我跟他连朋友都做不了。

 我挺喜欢他,真的挺喜欢的,我想他是发现了我的秘密,觉得我这个人恶心所以才不愿意继续跟我亲近吧。

 昨天我跑去见他了,好久没见到他,然而他的态度也没什么变化,依然很客套地对着我,吃宵夜的时候也不怎么搭理我。

 我不想放弃这么多年对他的感情,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变回以前那样无话不说?


                                                                                                               烦恼的Jackson”


天宇文放下手中的信件,仍是带着一脸不解和诧异地看着身边的千智赫。


打死他也不相信在他眼皮底下会发生这种离奇的事情。

千智赫仍旧保持一惯的沉默寡言,摊平信纸准备回信。

“等一下!”天宇文双手一把拍在纸上,半趴在桌上阻挡着对方的动作,皱着眉半歪着头看着他,“你真的是认真的?”

“学长,我已经跟你说了我没有理由要骗你,你相不相信跟我没有多大关系,跟你说这件事也只是因为你刚好看到了这封信投进来。”千智赫眼也不抬,语气平缓地说道。“回信的事情我来做就行,学长你要是没事你可以现在就走。”

天宇文陷入一阵语塞,悻悻地缩回双手。

“有人愿意跟你坦言倾诉自己的烦恼,代表对方愿意给予你一定的信任,每个人都有程度不同的烦恼,倘若连倾诉的地方都没有,你不觉得很可怜吗?”


天宇文咬咬唇,“说的自己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那我问你啊,你自己都说每人都有不一样的烦恼,你既不能做到同感身受,又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有多坦诚相待,怎么解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别人故意来捉弄你呢?你也没关系吗?”

“你有烦恼吗?”

“这又关我什么事了?”

“你有烦恼吗?”千智赫重复问道。

“...我怎么可能会有烦恼,你以为我像你这些七年级的那样每天嚷嚷着烦这烦那的吗?”天宇文撇过头不去看他,吞吞吐吐地说道。

烦恼啊,他怎么可能会没有。

学习的问题啦,隔壁女校的微信群啦,欠马思远的债啦,男神对自己的崇拜忽冷忽热啦,如何才能不让两个弟弟压制了做大哥的地位啦,怎么对付七年级的千纸鹤啊,怎么样才能对胖虎报仇雪恨啦等等等。诸如此类的小琐碎累积久了就变成了烦恼。

只是不知道这些琐碎的事情被称为烦恼是不是显得矫情还是杞人忧天还是庸人自扰。

天宇文收回思绪,重新望向身旁的人,正好对上那人同样望过来的目光,那人微皱着眉头,眉心中央嵌着晃人心神的眉心痣,深邃的眼睛在这昏暗的空间里显得异样清澈但又摄人心魄。

不知道是不是沉默间隙的气氛太过于安静,眼神对上的一瞬间,少年的心跳感觉漏了好几拍。

“即使无法提供多有用的建议,但对于陷于困境中的人们来说,一个小小的安慰都已经是一个莫大的鼓励。”千智赫直直地看着天宇文,“这就是解忧杂货店的意义。”

“那你打算怎么写啊?”

千智赫迟迟不下笔,突然提问:“宇文学长,你谈过恋爱吗?”

天宇文愣了愣,暗暗吞下口水,眼神飘渺地四处乱窜,随后才挤出四个字,“...关你屁事。”

千智赫微微上扬嘴角,轻轻地笑了笑,没接话,压了压早已被摊平的信纸,笔尖有力地写下回信内容的第一个字。

“我还是觉得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天宇文托着下巴看千智赫写着信,“跟我们不一样的世界,有着不一样的人,真的好神奇。”

“卷帘门上的投信口和牛奶箱连接着不一样的时空,这个时空的某个人把信投到当时的解忧杂货店里,那么现在我们就能收到这封信。反过来,把信放到牛奶箱里,那个时空的人就会收到我们的回信。”

“太错乱了。”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天宇文想。

“我想外公坚持了这么多年的事情,大概也会有他的其中道理。”

千智赫放下笔,把信纸折叠起来,整齐地塞进一旁准备好的信封里。

“写好了?”

千智赫点点头,“现在回信吧?”

天宇文瞪圆大大的眼睛连忙同意说好。

拿着信站起身向后门走去,随后关上了门。

天宇文探头去细听门外的声音,清晰地听到牛奶箱盖子被打开的声音,接着啪嗒一声,盖子关上了。

然后几乎同一时间,“啪”的一声,身后传来卷帘门哗哗响动的声音。天宇文回过头,便看到地上躺着一封信。

“致解忧杂货店,

 您好,收到您的回信我真的很高兴,衷心感谢您的回信。

 在向您投出疑惑的信件以后我一直在忐忑不安,也许我在期待着您的回答吧,也在想象着会不会得到一个模糊的解答。但看到您在信的开头说,"你确定真的喜欢L吗,只是觉得你的喜欢有些儿戏",看着这句话我确实是有点愕然。

 但我必须承认,在看到您这么直接干脆地提问后,我在检视我自己对L的感情是否真的让人感觉儿戏。也许是我的陈述出了问题,才让您对我产生了误会?抱歉我真的不承认我对L这些年的感情只换来一句不理解的儿戏,我想我该诚实点把自己的情况说得更详细些才对。

 我还很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L的时候,他是带着黄色的心型眼镜,穿着鹅黄色的短袖t恤,外表看起来很乖巧很可爱,做着令人发笑的kiyomi。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他抿着嘴偷笑的模样,他的酒窝特别好看。

 我想我是喜欢他的,在他身上我能有一种很强烈的安全感,跟他相处很舒服,尤其是两个人的时候,只是静静地说着话聊着近况也很开心。

 我曾经也想过为什么会是L,为什么我会喜欢L。但是有时候感情这种事情,能轻易用言语来描述,就不是爱恋了吧。虽然我们的关系从来就未到恋人的地步,现在写着信件的我都感到心酸。

 并不是没有说出口,也并非没有尝试过提出我们试试吧。怎么说呢,我选择跟他变亲近,一开始纯粹是因为我不想那么孤独吧,还有一些外界影响吧,我特意主动跟他走近了,之前在信里我也跟您说过,他真的跟我挺合得来的,我们俩很快变得很要好。每次见面我都很乐意跟他黏在一起,他有时候为了陪我每次还会带零食,显得很幼稚和小孩子气对吧?

 因为职业相同,我很喜欢私底下我们俩能在一起讨论工作。他的普通话带着方言的味儿,我就想帮他纠正发音;他的练习作业做得不太好,我就想要偷偷多教他几遍;他这个人大大咧咧,我也只能啰嗦地对他碎碎念让他长点心吧。

 因为我想要他在别人面前很完美,只在我面前暴露那些小缺点就好。

 他一直都在努力,说希望能并肩作战,我清楚他对这份职业的热爱和梦想。我也曾想了很多,实质性的行动也尽力去做了,我们俩都不是那种甘愿被旁人绑架的人,那些时候还小,我以为那种喜欢只是喜欢,而他似乎也只是享受我们之间的相处模式,我们谁也没先开口说过什么。然而只是两个人想要一起并肩面对那些莫须有的压力,过程太难走了。

 我真的很讨厌别人对我们指指点点的小动作,但是这样两个人,我跟他究竟要以什么身份去反抗这些攻击呢,我以为默默承受会雨过天晴,但他似乎先躲着我。也许就是因为那些难堪我们没有很好地沟通过,所以才导致我们的关系渐行渐远吧。

 但其实说到底,我跟他,也只是朋友吧。

 写到这,我觉得您所说我对L的真正喜欢,似乎也是言之有理,也许我真的没有我自己想象中那么喜欢L呢?


                                                                                                               Jackson”


读完信,天宇文脸上的表情如读完第一封来信般,仍旧是一脸迷惘,“kiyomi是什么?”

“可能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东西?类似游戏吧。”千智赫回答道,“怎么样,你还想继续回信吗?”

“我怎么觉得这封信的语气像换了个人似的,跟第一封来信完全态度都不一样。”

“我想他第一封信只是试探一下解忧杂货店是不是真的存在而已吧,这第二封信估计还没完全袒露心声,不过以他的立场,我想已经很难得了吧。”

天宇文看了看手表,“九点多了,要不先回家吧,回信明天早上再拿过来也不迟吧?”

千智赫点点头,“是挺晚的了,胖虎他们那些人估计早就回去了吧。”

“那你收拾下东西,我们一起回去吧。”天宇文一边说着一边起身。

“宇文学长。”

“嗯?”

“你要写回信吗?”千智赫看着他,挺认真的神情问道,“你有喜欢的人吧?”

天宇文歪着头消化着这句话的含义,本来想挤出同样的回答,愣是吞了吞口水显得很窘迫,脑筋一转突然转移话题:“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
窗外灰蒙蒙的一片,天还没亮。

易烊千玺摁掉闹钟,小心翼翼地穿上衣服,捞过沙发上的背包就出了酒店,戴着口罩拦下一辆出租车,地址是昨晚王俊凯发给他的截图,一个叫解忧杂货店的地方。

昨晚三个人偷偷跑去那个传闻中的地方,诡异的气氛让他连店面都还没看清楚就跑回来了,那封投出去的信件让他惦记了一晚上,睡也睡得不踏实,易烊千玺心里就想着今天一定要再去看一看。

早上的气温有点冷,千玺下了车便把身上的风衣裹紧了些,想着昨晚走过那条路的记忆,挨着街道迈开大步走着。

走了一段距离,千玺停下来抬起头,顿时深呼了一口气,然后松了一口气。

昨晚投了信的店铺还在,门面的卷帘门被岁月磨砺掉许多痕迹早已锈迹斑斑,招牌上的字样也已经褪了色被灰尘遮盖了太多,不认真看根本看不出上面究竟写了哪几个字了。

寒冬的风声吹得他耳朵生疼,千玺揉了揉发红的鼻尖,走到店铺旁边的小巷里,侧过身穿过巷子走到尽头,来到同样破旧的后门,果然发现那个传说中用来放置回信的牛奶箱。

易烊千玺有些紧张,抬手放到牛奶箱的盖子上,心跳隔着胸腔砰砰作响。

拜托了,一定要有回信。

铺满灰尘的盖子盖得严严实实的,千玺稍用了些力气才打开了,紧抿着唇,弯下腰去看箱子里是否有自己期待的东西。

箱子里静静地躺着一封信,上面有着线条优美工整的字迹写着"给Jackson的回信"。

千玺终于放下心头大石,痛快地呼出一口气,兴奋地笑着看着那封信。

拿起信件塞到背包里,千玺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立马拆开那封信,连忙加快了脚步,走回大街上又拦下一辆出租车。

回到酒店,当然也不是第一时间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跑到酒店的公共厕所,有些慌乱般关上门,才从背包里将信拿出来。

“致困扰中的Jackson先生,

 承蒙你的信任。

 你确定真的喜欢L吗,只是觉得你的喜欢有些儿戏。

 我所写的这句话并非怀疑你的真心,而是我觉得,你的文字描述关于你俩的东西让我看不出有任何所谓深厚感情。你说你想要跟L的关系不要疏远,只想像以前一样。我想你该发现你这句话在你所说的喜欢里显得很不够贴心与细致。

 或者换个话题,你有多喜欢他?

 很可能承认一句你喜欢他,就能比很多过去的事情成为现实的攻击。爱恋这种感觉,如果能坦诚相待的话会不会更好呢?倘若过去只是没有能力去维持暧昧,那么你该做的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去保护彼此吧?


                                                                                                               解忧杂货店”


他有多喜欢刘志宏?

易烊千玺少有地有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将自己的烦恼写下来寻求帮助,反被语言直白的回信地当头一击。

是啊,他易烊千玺有多喜欢刘志宏这个人呢。

他从来都没有在小孩儿面前说过喜欢的话语,这么些年来,两人的关系好也似乎只是过分的亲近和变相的暧昧。

他跟刘志宏,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tbc

评论
热度 ( 243 )
  1. yangshi917我喜欢喵不行啊 转载了此文字

© yangshi917 | Powered by LOFTER